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京豫在线-京豫在线论坛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查看: 20|回复: 0

[日记] 我宁愿相信,你爱过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4 11:17: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过去已经无法修正和弥补,唯一要紧的是活好当下每一刻。 唯有相信曾经爱过,生活才有意义。

倾诉人:肖姗姗 女 29岁
你爱过我么?你骗过我么?你恨过我么?你原谅我么?
这是感情世界里常见的疑问。因为无法安放自己的内心,所以一次次向曾经伴侣发问,借此来给拥有或失去的感情找个出口,也借此给纠缠或放下的自己找个理由。
但今天的倾诉人肖姗姗说,她相信爱与被爱。哪怕,所有人都说她受骗了,她依然愿意去承担这份情感。因为唯有相信,曾经的一切才有意义。
我出生在一个并不富裕的小镇,因为父母重男轻女,高中毕业后我就来到城里打工。卖过服装,当过超市收银员,也在快餐店端过盘子。文化程度低,没有人脉支持,头两三年我也没有挣住什么钱。
后来,一个曾一起做事的小姐妹到一家会所上班,从一开始的陪酒小妹一下子做到了高级接待,有时一晚上就能挣几千块,就动员我也加入这行。“你长得这么出众,如果再放开一点,就没有问题。”她鼓动我。
会所里的姐妹也分很多种,长相差口舌笨的,只是干点端茶倒水迎来送往的活儿;长相好又能说会道的,有的只是陪客人喝酒聊天,以此维系一些长期客户,但也有一些和客户发生不正当关系,干一些不齿的事情。
刚入行时,我不怎么会喝酒,也不知道怎么应付那些不喝就下流或一喝就膨胀的男客户。但慢慢地,迫切期望在城里站住脚的念头还是促使我放下矜持,很快在会所拥有了一些老主顾,也渐渐学会和各种各样的客户喝酒周旋而不至于失身。
来会所的客户都是一些挥金如土的男人,所以在会所工作的小姐妹慢慢眼光都变得很高,即便将来洗手不干了,也很难看上那些一贫如洗的穷小子。我在会所上班时,没有谈男朋友,挣的钱除了供养我弟读大学,剩下的大都存了下来。我的梦想是,5年之内付首付买套房子,有个共同打拼的人,成个小家。
在会所上班的第二年,我认识了张成。他是个年近40的男人,在市场做钢材批发生意,当时正值建筑行业景气,手里有不少钱。他有个在国外读高中的儿子,为照顾孩子老婆也去了国外陪读。
一开始,我们之间的关系仅限于工作,他来会所点我来陪,我尽心服务得到应得的酬劳。他和一般的客户不一样,比较规矩,即便有时喝多了,也不说轻浮的话。那年七夕,他又来会所,我们喝了很多酒也说了很多话,原来他也曾非常苦,也曾失去过爱。大概是惺惺相惜吧,那天,我就成了他的女人。
我们好后,张成就让我辞掉了会所的工作,在他公司不远处给我租了套公寓。有一些应酬的场合,他让我以秘书的身份参加。我感恩于他的爱护和帮助,就在酒桌上给他挣足面子,也帮他谈成了好几桩生意。
当然,他也不曾亏待我,除非出差或者特别忙,他几乎每天都回我那里过夜。那两年,生意非常好做,他每个月给我的钱除了能让我接济家里,还留不少余钱。男女之间的感情是很奇妙的。开始彼此都知道是一场交易,但在一起如夫妻般地过起了日子,竟然也有了很多牵绊和期待。慢慢地,他就成了我生活的重心和依赖。有时候和他一起出去应酬,酒桌上的人故意喊我嫂子,甚至错把我当成他的老婆,他也不予辩解。原本就被他告知不会离婚的我,这时候竟也生出种种妄念,比如希望他离婚娶我,我成为他名正言顺的老婆。
后来,我怀了孕。张成一开始坚决反对我把孩子生下来,觉得这样做不管是对我还是对他,都是一场赌局。我提出分手,他不同意,彼此僵持吵闹了两个星期,就在我准备把孩子打掉时,他忽然改变了态度:“要不把孩子生下来吧。”
我当时非常感动,觉得我们之间虽然是始于厮混,但终究陷于情意。自从我决定把孩子生下来,就更甘心地当起了他身后的女人,不管是生意还是生活,我都给予他最大的支持。虽然,我和他之间的感情见不得阳光,但为了未来的孩子,我依然愿意没有身份地追随眼前这个男人。
2014年的秋天,女儿出生了。孩子出生时,恰好张成的老婆带着儿子回来探亲。为了不让事情败露,张成请了金牌月嫂照顾我,一个月内只偷偷去看了我三次。但看在他托朋友通过国外代购给我和孩子买了很多生活用品的份儿上,我也原谅了他。
更令我没有想到的是,他老婆带儿子离开后,他就满脸兴奋地来到我这里,拿着离婚证告诉我他离婚了。说实话,我听到这个消息时,诧异远远多于惊喜。因为长久以来,他都说自己是不会离婚的。“不会是假的吧?”我端详着他的离婚证问。
“这几年,让你跟着我受委屈了,是时候给你个身份了。”他动情地说。那一刻,我真的被他打动了,一下子投进他的怀抱,像个孩子一样嘤嘤哭起来:为这些年的苦尽甘来,也为他的最终成全。
但渐渐地,我才知道为了离婚,张成付出了怎样惨重的代价:家中的3套房子和两辆车都转到了他老婆名下,600万的存款也存到儿子名下。张成除了公司和一辆车什么都没要。“没事,我在外面还有200多万的投资,我老婆之前不知道。”张成安慰我。尽管他还改不掉称呼已离婚的前妻为老婆,我还是决定跟着这个比我大15岁的男人好好过日子:除了这个选择,我也没有更多的选择了。
只要他心里还有我和孩子,只要我们一起努力,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儿。我想。但2015年开始,房地产开始不景气,钢材生意渐渐不好做了。最令张成始料不及的是,他放到投资公司的200多万,因为投资公司资金链断裂老板跑了路,也打了水漂,即便起诉到了法院也很难追回。而这笔钱有100多万是亲戚朋友入股他钢材生意的股份,不仅要归还本金而且每个月都要给人家分红。
为防止借贷窟窿越来越大,张成只好把存货和公司一起转让给别人,所得的钱除了偿还亲朋的股份和分红已所剩无几。那段时间,他非常消沉,天天买醉,甚至还一度患上抑郁症,脾气变得暴躁不堪,有次还对我大打出手,骂我“你这个只知道围着男人转的女人”。
我一度愤恨不平,绝望不堪,但看到身边年幼的女儿,我还是选择忍耐。我带着张成去治病,也托昔日的朋友帮帮我们。知道内情的朋友都说我傻,说张成当初突然离婚娶我,就是预料到风险“山雨欲来风满楼”,为保护妻儿离婚保全财产,和前妻商量好后想出这样的策略,只有我还傻傻地以为这是因为爱。
我不相信这个解释。因为,想到他把我从物欲横流的会所解救出来揽入怀中说“跟我吧”的温柔,想到我们好后我发高烧他彻夜不眠的焦虑,想到我怀孕时吃不下东西他一掷千金请厨师到家里给我变着花样做饭的体贴,我宁愿相信:他爱我,哪怕是曾经爱过,哪怕是瞬间爱过。
虽然,我们的日子陷入困境后,张成说,如果我提出离婚他会成全,但我没有这么做。我辞掉保姆,把女儿送到幼儿园,重新回到商场卖女装。张成在昔日商业伙伴的帮助下,也入干股谋得了一个经理的差事。
我们两个都曾苦过的人,再次回到相对贫困的原点。但不知为何,我内心竟生出了前所未有的踏实和知足。这才是寻常夫妻的模样,这才是寻常人家的生活。它有着柴米油盐的庸常和琐碎,也有着锅碗瓢勺的碰撞和叮当。但因为它根植于大喜大悲后的平静与相守,竟也有了相濡以沫的况味和诚意。
我从没有问过张成,他是否曾经欺骗我。我也从没有想过未来,会不会比今天更糟。过去已经无法修正和弥补,我想要的是活好当下每一刻。我和他,曾经爱过,最起码我以为曾经爱过,那今天,我就有理由好好把这日子过下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京豫在线,请登陆后浏览更精彩内容!
 中文注册
找回密码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京豫在线-京豫论坛 ( 京ICP备14020365号 )   安全联盟

GMT+8, 2018-6-19 16:51 , Processed in 1.21022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